分享按钮

您好,欢迎来到上海仪器仪表行业协会!

搜索

Copyright © 上海仪器仪表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08100447号

>
>
>
马云“新制造”PK工博会“智能制造”,谁才是未来?

宏观视点

马云“新制造”PK工博会“智能制造”,谁才是未来?

浏览量
【摘要】:
马云“新制造”PK工博会“智能制造”,谁才是未来? 这周(9月17日-23日),两场关于新制造的业内顶级盛会同时举行,一个是以“驱动数字中国”为主题的第九届云栖大会,另一个是以“创新、智能、绿色”为主题的第二十届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  如果您还以“年会狂欢”的思维惯性来理解阿里巴巴的云栖大会,认为它和智能制造并没有太多交集,那么这一届云栖无疑将为您的认知系统升级了——今年“新制造”和“物联网”成为

马云“新制造”PK工博会“智能制造”,谁才是未来?

 

这周(9月17日-23日),两场关于新制造的业内顶级盛会同时举行,一个是以“驱动数字中国”为主题的第九届云栖大会,另一个是以“创新、智能、绿色”为主题的第二十届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

  如果您还以“年会狂欢”的思维惯性来理解阿里巴巴的云栖大会,认为它和智能制造并没有太多交集,那么这一届云栖无疑将为您的认知系统升级了——今年“新制造”和“物联网”成为大会两大最为突出的看点。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演讲中以“新制造”为核心主题,多次强调了其重要性:“IoT、芯片、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所有这些都会像蒸汽机、石油改变手工业一样,改变今天的生产车间。”

  阿里云IoT事业部总经理库伟介绍了阿里IoT的三大主要业务:智能人居、智能城市、工业互联网。他在演讲中提到,工业互联网平台是阿里最新并被认为是最能创造价值的一块业务载体。

  他说:“在当前或在下一步,未来十年、二十年,智能制造这件事情推广的程度、深度,决定了很多产业能否健康地存活下去。目前整个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对10个行业有所覆盖,并且已经有了500家以上生态合作伙伴。”

  就在毗邻杭州云栖大会的上海,另一场关于智能制造的博览会也如期而至,热闹开场,人潮挤挤。历经20年发展,工博会逐步成为亚太地区最有影响、颇具权威的国际性工业博览会。智能制造是当前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方向,从协作机器人到数控机床,从增材制造到工业互联网平台…工博会一路见证了“中国制造”向“智能制造”的转变。

 

  如果横向对比两场大型活动中对于“新制造”发展趋势的诠释,他们从不同的格局、不同的视角出发,自然呈现出些许差异。不由得引发了一系列问题,云栖大会和工博会展示的“新制造”,哪一个更易打造出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从而引领制造业全面升级并走向终局?

  因此在本文中作者将尝试探讨:

  云栖大会和工博会中展示的“新制造”,主要的差异在哪里?

  谁更接近“新制造”的核心竞争力?

  哪条路径更易让参与者彼此成就,将“新制造”推至终局?

  当然对于同一种行为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方式,本文仅代表从我个人视角的一些评述。

  从IT到OT,推进生产端与消费端的贯通

  马云对于“新制造”的阐述,从“新零售”移植而来:“新零售实际上在重新定义零售,今天我想跟大家主要是讲讲新制造…新零售是线上和线下的融合,制造业不是我们想象中的实体和虚拟的融合,而是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融合。”

  他提到:“过去十年零售业所面临的巨大痛苦很快会降临到制造业。未来十到十五年,传统制造业企业将会非常痛苦…不拥抱新制造业的企业,就如同盲人开车,你都不知道谁是你的客户,客户到底需要什么。”

  阿里巴巴的优势在于消费端流量的积累与把握,从电商与IT(Information Technology)的角度,推进生产端与消费端的贯通。在推进“新制造”的过程中,将阿里在电商与零售端积累的势能向生产端渗透,短期之内便可以卓有成效的带动销量的提升。

  比如阿里云IoT在淘工厂中实施的案例极具代表性。淘工厂以中小型服装加工企业为主要服务对象,将淘宝商家的生产需求如订单件数、工期等,与工厂有能力接单的产品类型、剩余产量等信息同时发布在网络平台,供需双方双向选择。

  为了解决淘工厂普遍存在的大单没利润、小单不稳定、管理方面人肉管控、制造水平低的问题,阿里云IoT在工厂内部署了一套轻量级、可复制、基于视觉的产能监控体系,将产能与需求数据打通,实现产品的数字化动态分配。此套方案帮助淘工厂排产提升了6%,交付周期缩短10%,未来改造一个工厂的成本有望降低到5万元以内。

  为了更好的向制造企业提供服务,阿里构建了云边端协同的IoT体系,除了云端的物联网平台,在边缘侧阿里构建了IoT边缘计算产品Link Edge,并与英特尔达成深度合作,发布云边一体化边缘计算产品。在终端设备侧阿里部署了AliOS Things操作系统,让计算能力在云边端无缝流动起来。此外,阿里还与Semtech公司以及多家广电系企业一起,推进LPWAN低功耗广域网络在工业等领域的落地。

  在马云的表述中,阿里对于“新制造”的发展思路非常清晰:“过去制造业和互联网企业互相看不上,传统制造业讲没有我们,哪来的电子商务;电子商务说没有我们,你们到底卖给谁。未来不管看得上还是看不上,我们都需要一起结合起来过日子,因为谁也离不开谁,未来的数据、算法专家不是在互联网公司内部工作,而是在车间里面写代码。”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也曾经讨论过“商流”对于制造企业的重要性。 互联网企业往往直接面对消费者,距离终端“商流”最近,可以快速迭代商业模式和调整经营策略。掌握了终端“商流”,在整个产业链中自然会拥有更多的指导性、灵活的、话语权。

  而对于“商流”的把握往往是制造企业的短板,由于制造企业普遍位于产业链上游,对自己的设备用户画像尚不精准,聊胜于无,至于当产品传导到下游终端消费者时的情景更是所知有限,很难对市场变化做出快速响应。

  未来属于制造服务业,这是一次第二产业(工业)与第三产业(服务业)不可避免的融合,单纯的加工制造将朝着制造即服务(Manufacturing as a Service,MaaS)的方向迭代,其中对于“商流”的靠近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一步。

  阿里依托与“商流”联系紧密的电商与IT基因,向OT(Operational Technology)领域渗透,追赶传统工业自动化企业的行业know-how与实施能力,帮助企业进行智能化改造和供应链的提升,普惠80%的中小企业,在未来以消费者为主导的场景中,构筑“新制造”的核心竞争力。

  从OT到IT,从智能工厂智能供应链

  与此同时,工博会上的西门子、ABB等公司一如既往的展示着各自对于智能制造的诠释。

  作为向“新制造”征程迈进的重要抓手之一,工业互联网平台成为各个传统工业自动化企业的重点布局对象。他们立足在OT积累的成功经验,通过推动OT与IT融合,让生产过程中的数据利用云端“大脑”,令制造业越来越聪明,按照消费者需求进行个性定制化生产。

  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战略核心地位我曾多次提及,在“新制造”阶段,IIoT平台将成为重要的操作系统。在过去,PC操作系统使得软硬件编程能力解耦,开发者能够更加简便的调配计算资源,在新制造时代,IIoT操作系统将推动产业知识沉淀并促进价值流动,让企业能够增加产能调配的透明度,更好的配置人机料法环等相关工业资源。

  工业互联网平台也为帮助制造企业在未来创造收益提供了巨大的想象空间,值得一提的是,在本届工博会上,国内的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以及中国电信纷纷参展,且都提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相应方案。

  从OT到IT的融合,控制工程师和IT工程师使用的编程语言往往不同,应用的开发能力也并不均衡,传统工业自动化厂商必须克服的挑战便是编程工具的简化。权且以发布Mindsphere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代表性企业西门子为例,通过收购低代码应用开发平台Mendix,可以让非开发人员轻松快速的构建应用程序。目前Mendix的服务已经深入集成到IBM、SAP和Pivotal的云平台中。

  相比阿里在制造业的高歌猛进,今年工博会上并没有太多亮眼的新品,西门子等公司的进展显得润物细无声,仍旧是从现场层到控制层,由下及上从小处做好设备的智能化提升,再谋求横向打通从研发、设计到生产、制造的协作闭环,形成完整的从供应端到需求端的智能供应链。总体而言稳中有进、按照既定路线行事。

  西门子等企业代表了“制胜无奇招”的稳扎稳打做派,秉持OT优势,融合IT基因,以具备一定规模和自动化管理能力的企业为服务对象,逐步从“纵向”智能工厂的逐级改造,扩展到“横向”智能供应链的协同创新。

  来自微笑曲线的底端的一次“反制”机遇

  同样立足制造业,马云“新制造”和工博会“智能制造”的主要差异在哪里?

  从倒推的角度来看,可以理解为,在于对“新制造”本质和终局的判断。

  到底是如马云所讲“算法专家在车间里面写代码”,还是控制工程师变身互联网与AI专家,轻松具备IT编程能力?

  到底未来的个性化定制场景,是以消费者为主导,还是以制造商为主导?

  到底新制造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对需求端的“商流”销量掌控,还是在于对供给端的质量与效率提升?

  事情往往是殊途同归,如果非要在两者之间分出伯仲,短期之内,由于目前制造业中IT“浓度”相对较低,通过与“商流”的贯通,互联网巨头可以帮助中小企业快速创造价值。中期来看,制造业的设备通常具有较长的生命周期,从源头上逐步提升设备的智能化水平,循序提升OT工程师的IT水平,传统工业自动化公司的做法非常治本与务实。长期而言,谁能带动围绕制造企业的整条智能供应链的持续升级,提高供给端的生产效率和降本提质,谁才能够更胜一筹。

  在外界IT程度如火如荼的大环境下,我更愿意将“新制造”看成油盐难尽的传统制造企业一次“绝地反击”的机遇。

  以前制造业一直处在“微笑曲线”的底端,曲线的左右两端分别代表产业链中,高附加值的研发、创新环节和营销、服务环节,中间部分则表示低附加值的装配、制造环节。

  但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对日本制造业企业进行的调查发现,44.4%的企业在制造和组装环节获得的利润最高,其次才是销售、售后服务和研发、设计环节。

  通过日本企业的精益实践可以看出,立足中期,仅仅通过智能化生产和提升生产管理效率,就能为制造企业创造增长空间。怎么实现单个工位的联网,怎么提升单个设备的数据透明度,把基础夯实才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长期而言,依靠人口红利、通过流量变现的时代几乎一去不复返了,尤其在个性化定制阶段,制造企业和互联网企业都要经历“去流量化”思维的过程,提升整条智能供应链的品质和效率,补上设计与优选能力不足的短板。

  因此在“新制造”时代,制造企业、零售企业与互联网企业均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时间会让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或早脱颖而出,或晚笑到最后。

  这就牵扯到另一个问题,什么是“新制造”的核心竞争力?

  “新制造”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在于单个企业,而是在于整条智能供应链。

  举个智能供应链的鲜活实例,突破万亿美金市值的苹果。

  在生产工序全球分工的背景下,大家普遍认为苹果公司专注于品牌营销、产品定义、系统开发等核心环节,几乎不参与任何零部件的生产制造。实则不然,苹果将生产端和供应链进行了一纵一横的完美协同,紧紧将生产制造过程的品质和效率掌控在自己手中。苹果可以实时查看由第三方提供的专属生产线上的配置和产能,及时发现质量问题,优化效率和管理决策。

  除了苹果以外,Zara、无印良品、宜家都是优质供应链的代表,个性化定制生产将会进一步促进产业分工,整条智能供应链主要立足于提升供应端的效率,其中会包含多个2B型企业,有些具备生产制造能力、有些具备设计或者商品优选能力、有些具备渠道分销能力,他们聚合在一起,共同完成对于消费者的服务。

  马云说,传统制造业企业将会非常痛苦,不好好用好IoT、云计算、大数据这些新技术的企业都会失败,不是制造业不行,是落后的制造业不行,是你的制造业不行。

  这句话我很认同。

  想要融入优质的智能供应链,首先要求制造企业具备一定的信息化与智能化基础,既没有实现自动化又欠缺现代化管理能力的制造企业很难迎接整个生态体系对供应端的崭新需求。智能供应链会赋能那些主动寻求迭代与进化的制造企业,带领他们不断在品质和效率方面寻求自我超越。

  当下制造企业所面临的最大风险并不是来自互联网的冲击,而是企业自身的停滞不前。前路漫漫,“新制造”令人敬畏,“旧制造”可能会很痛苦,没有认清“新制造”的本质而走错路的“旧制造”,可能会更痛苦。(来源:控制工程网)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