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仪器仪表行业协会!

搜索

Copyright © 上海仪器仪表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08100447号

>
>
>
>
美国商会的经营之法

协会资讯

美国商会的经营之法

浏览量
【摘要】:
美国商会的经营之法 美国商会团体主要负责七个方面的工作:通过与政府沟通影响国会立法和政府政策的制定为会员获得利益;举办商展与研讨会,提供交流的平台;向会员提供各种信息服务;帮助会员开拓国外市场;发展会员,壮大自己的实力;作为“公证人”,协调雇主与雇员的关系;进行各种职业培训。美国的商会团体主要做以下七项工作:一、是与政府沟通。美国的商会团体代表会员的利益,努力影响国会立法和政府政策的制定。美国政治

美国商会的经营之法

 

美国商会团体主要负责七个方面的工作:通过与政府沟通影响国会立法和政府政策的制定为会员获得利益;举办商展与研讨会,提供交流的平台;向会员提供各种信息服务;帮助会员开拓国外市场;发展会员,壮大自己的实力;作为“公证人”,协调雇主与雇员的关系;进行各种职业培训。

美国的商会团体主要做以下七项工作:

一、是与政府沟通。

美国的商会团体代表会员的利益,努力影响国会立法和政府政策的制定。美国政治制度使国会议员和政府比较重视商会团体的意见。美国的商会团体利用靠近政府、贴近会员的特殊地位,密切关注立法和政策信息,根据会员的需要,游说国会和政府,反映会员的要求,提供相关说明资料,使得新出台的法规、政策对会员有利。美国很多商会都在华盛顿设立商会总部或办事处,在国会中设有联络员,与国会、政府的联系非常密切。

例如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为了保护美国企业在中国的利益,在2000年国会讨论是否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法案时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派出代表在国会进行游说,同时发动大公司的CEO写信给国会,联系其他协会一起做国会的工作,最后使给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法律在国会通过。

对国与国之间、不正当竞争及反倾销的应诉与起诉也往往是由美国的商会出面。如一些美国纺织品、家具、打火机企业,联合搜集了行业受损害的材料,通过商会向国会提出对中国产品反倾销的指控,并在听证会上作证,要求政府给予解决。

此外,美国的商会团体对可否在当地设工厂、开商店、建大楼、修马路都有相当大的影响力。他们会参加当地政府的听证会,研究这些项目对其会员的利益有什么利弊。没有他们认可,上面这些事是很难进行的。

二、是举办商展与研讨会。

美国许多商展与研讨会都是在美国商会团体的参与及支持下进行的,尤其是专业商展。一些重要商展每年都定时定点举行,行业研讨会与商会的年会也同时召开。在商品大展的同时,研讨技术发展趋势与国际市场动态。因为这些活动对企业帮助极大,所以会员都相当重视,参加十分踊跃,有些企业甚至连每年参展的摊位号都固定。如果某个企业在某次展会上没有出现,往往会被认为已经关闭或离开这个行业。

由于由美国商会团体操办,美国的专业展览的参展企业与买家都比较稳定,企业是某个著名商会的成员,往往也会增强买家的信心。中国在美国的企业较少参加美国的行业协会,只在主流圈子外游荡,就很难有稳定的客户与大客户。

三、是向会员提供信息服务。

美国商会及协会都把信息服务当做向会员提供服务的重要内容,美国主要商会都会有自己的出版物。除一些地区性的商会(如一个小镇上的商会),大多数美国商会都有自己的网站。在网站上介绍商会的成员,为会员提供贸易商机、政策变化方面的信息以及国际市场动态与贸易指南。商会还接受会员委托,对其合作者的信用状况做调查评估,甚至提供员工薪金标准的咨询。

四、是帮助会员开拓国外市场。

美国商会经常向会员单位介绍国际经商与投资环境,组织专题报告会,帮助会员企业“走出去”。例如,“如何到中国做生意”,就是一个十分受欢迎的题目,大多是由已在中国投资做生意的会员企业现身说法谈体会,内容比较务实。美国商会也经常会组团到国外考察,他们的准备工作都比较充分,对考察地的各种背景资料早早就向考察团成员提供,所以组团往往要提前6-9个月做准备。

美国大豆协会的做法很值得在此一提。美国大豆协会为防止中国大豆进入美国市场,冲击美国农民的利益,就在中国大力推广大豆食品深加工技术和设备,宣传大豆食品的好处,尽量使中国的大豆在中国国内消耗。而且随着中国大豆加工能力的增加,中国又不得不从美国进口大豆维持生产。这样他们不但保护了美国豆农的利益,还开拓了中国的大豆市场。

美国企业在国外都会成立商会,如在中国有“中国美国商会”,在德国有“德国美国商会”,在香港有“香港美国商会”。商会为会员提供服务,维护会员的利益,负责与驻在国政府进行沟通和协调,为美资企业在经商环境方面争取最大限度的优惠待遇。他们每年还会出一本“白皮书”,这既是后来企业进入该国的“商务指南”,也是美国政府与该国经贸关系谈判的重要参考文件。他们做了美国驻外使领馆难以做到与难以做好的事。美国商会向美国政府提供的咨询服务也是作为政府委托项目的有偿服务。

五、是发展会员。

发展会员是美国商会团体的一项重要工作。美国商会团体自我介绍时有三个基本内容:一是成立了多少年;二是有多少会员;三是曾向会员提供过那些值得夸耀、与众不同的服务案例。这些也都会在其出版物与网站上突出的介绍。会员数量与质量是一个商会团体实力的具体体现。会员费也是商会活动资金的重要来源,所以美国商会团体十分重视发展新会员的工作,而且大多有专人负责,作为每年业绩指标。

六、是协调雇主与雇员的关系。

商会与行业协会不同于工会,它不仅代表雇员的利益,也代表雇主的利益。当二者发生冲突时,商会站在比较客观、公正、公平的角度给予协调,做好服务。例如为了渡过暂时的经济不景气,员工会接受或自愿提出减薪计划。商会有点“公证人”的角色,督促双方落实承纳,维护双方的权益。

七、是职业培训。

美国的商会团体也很重视职业培训工作,认为这是学历教育以外不可缺少的课程,把它作为服务的一项重要内容,如“美国制造业协会”通过培训,培养目前十分稀缺的高级技工。它们还推广非强制性的从业标准,与社区、大学联合起来培训劳工。还有一些行业协会则进行执业资格的培训项目,为年轻人提供助学金,培养年轻人进入这个行业。

中国商会应该重视美国商会,与美国商会建立起良好的关系,通过商会去影响美国政府的决策;中国商会应该学习美国商会成功的经验;中国企业“亡羊补牢”,尝试去加入美国的商会;加强与美国商会之间的合作,将国与国之间的一些冲突化解在商会之间。

中国商会发展需重视、学习、参加与合作

一、是要重视美国的商会。

如果我们重视中美经贸关系,又了解美国的商会可以影响美国政府的决策,或者说美国政府的决策受美国商会的很大影响,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不重视美国的商会。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从美国商会的动态中预估到美国政府的决策倾向。为了使美国政府的决策向有利于中国方面倾斜,与其在美国政府做出不利于中国的决策以后再费力地去解决麻烦,不如早早与美国的商会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先说服与影响美国的商会。其实,美国政府对中国决策的调整并非完全由官员拍板,美国的商会不大会“顾全大局”,没有商会的认同,官员是做不了主的,这也是美国政治的一个特点。

要重视美国的商会就要重视中国的商会,因为由中国的商会去接触美国的商会要比政府出面效果好得多。只要两国商会之间充分沟通,使矛盾得到化解,政府之间也就会省了许多事。

二、是要学习美国商会成功的经验。

虽然中美两国政治体制不同,中国不能生搬美国商会的一些做法。但美国商会一些成功的经验是很值得中国商会研究学习的。其中一个核心就是“服务”的精神,中国的商会往往还是难以忘怀“领导”的角色,舍不得改掉“视察”、“指示”的身份。其实,中国商会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商会工作人员可以完全不用政府出钱养,商会成员愿意交纳会费或捐款,而且会员日益增多。会员都把商会当做家,有事就找商会帮助出主意、想办法。

三、是要参加美国的商会。

美国的商会是开放的,在美国的公司以及与美国做生意的企业都可以参加,在美国的中资企业与华资企业当然也可参加。参加美国的商会可以获得许多资讯与帮助,如参加商展有优惠、可以参加专业的市场分析研讨会、有机会得到政府采购订单、可以获得法律援助等。

美国一些对中国反倾销的案件其实都是先在商会内讨论、收集证据、提出理由,当没有反对意见时就向国会提交,去参加听证会。这些全部是有步骤、公开进行的,并非“少数人密谋”。作为商会成员完全可以早早知道,研究对自己的利弊,可以表态参加争论,也可研究对策,这样就不至于在国会通过以后被动地去应对。

在美国的中资企业与华资企业不少,但至今很少有参加美国主流的商会。尤其作为中美贸易磨擦焦点的纺织服装业,中国在美国的主要纺织服装业都没有参加美国相应的行业协会。因此,“将反倾销的预警机制设在第一线”就成了空话,这些公司的领导,或领导的领导不能没有责任,当然,现在“亡羊补牢”总比不补好。

四、是要加强与美国商会的合作。

中国的商会与美国的商会加强合作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方面可以学习美国商会先进的运作理念,另外可以成批的招商引资。因为由双方商会组团交流与考察,要比单个企业物色合作伙伴机会大,效果也好得多。这种合作尤其适合产品对口的行业协会,它不但有更多的机会促成单一企业的OEM生产,甚至还可以按产业链一对一的建立合作关系,我们将称之为“成串招商”。中美两国目前有136对友好州市,只有每对友好城市的商会建立了合作关系,才能真正体现友好城市的经济合作。它对招商引资的意义,我们可以称之为“成堆招商”。

中美商会之间的合作可以使中国对美招商引资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这就是从一个一个地去寻找投资方,变成“成串招商”、“成批招商”与“成堆招商”。两个商会之间总能找到对方的优势,也会有双方利益的平衡点。例如,当美国制造商了解了中国制造商的加工能力与成本以后,就会考虑将其制造商的角色向采购商角色转变,以求利益最大化。这样,美国制造商对中国制造商反倾销的矛盾,就会转变为供应方与采购方的关系,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其实目前美国许多制造商都在寻求中国代工厂,尤其是中小企业,中美两国企业之间的合作空间应当相当大。当两国商会之间的矛盾得到化解,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以至政治关系都能改善。(作者|刘玲芝 来源|中国商会)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