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上海仪器仪表行业协会!

搜索

Copyright © 上海仪器仪表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沪ICP备08100447号

>
>
>
周剑:新时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方法和路径

技术资讯

周剑:新时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方法和路径

浏览量
【摘要】:

周剑:新时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方法和路径

 

2021年长三角数字化转型大会暨江苏省企业信息化协会年度大会3月24日-25日在苏州相城圆满落幕。中信联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剑先生出席本次大会,并作《新时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方法和路径》主题演讲,现就周秘书长的演讲实录及演讲PPT进行整理分享给大家,便于大家学习。

 

尊敬的各位领导,大家下午好。

大家都在讲工业革命,现在我们经历的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我们是不是可以换一个角度来思考?现在正在经历的是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转型,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数字革命!

在这样一个剧烈振荡和变革的时代,对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行业和企业来讲,首先最重要的还是要看趋势。趋势看对了,方向就会对,方向对了才不会南辕北辙,在现在这个时点来看,战略从所未有的重要。

我们至少要看两个趋势,一个是国家大政方针到底怎么布的局,第二个是全球经济和产业发展到底会往什么方向走。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想跟大家分享三个方面的内容。

数字经济时代产业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

第一个是为什么要推数字化转型这个事。

首先跟大家一起分享三个案例,来看一下什么样的企业在未来才更有竞争力。

第一个是特斯拉,简单来说它已经不是一台车,而应该被当成一个电脑去看。系统改变了过去作为一个自动化时代生产出来的一台车的基本逻辑,最近大家都在关注特斯拉飞速降价模式,显然这是一台智能终端典型模式,但不是一台传统轿车的基本模式。所以特斯拉引领造车新势力,给整个轿车行业带来巨大冲击,现在造车新势力来势汹汹,如果传统车企再不改变,未来只会沦为造车新势力的代工厂而已。

第二个案例是百丽,2017年百丽在香港私有化退市,高瓴资本介入。两年之后百丽运动板块品牌重新上市,高瓴就把前期投资直接赚回来了,两年时间通过数字化转型、赋能,真正把百丽往C2M这个方向引。两年时间就获得了三倍的回报。

第三个案例就是马士基,是最大的物流承运商,他跟IBM合作用区块链技术构建一个GTD,全球贸易数字化平台。把原来物流的所有相关方,用区块链的方式把大家拉到一起,开放式合作。以独立的第三方平台,构建了一个基于全球贸易物流服务的一个开放合作的新生态体系,大家可以想像,未来谁可以跟他竞争?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要重新理解中央为什么对数字化发展这么重视?我个人理解的最重要一句话,是总书记2014年的时候讲的,数字化转型在宏观层面的最大转变就是要从以物质生产、物质服务为主的经济发展模式,或者叫规模经济发展模式,转向以信息生产、信息服务为主的发展模式,或者说是范围经济,数字经济发展模式转变,这就是最大一个转型。

最近从各个角度来说,大家对数字化转型的要求,从去年五中全会到今年两会,提的越来越多。到现在来看,物质经济为代表的规模经济已经遇到隐形天花板,已经发展见顶了。同时物质经济对资源能源和环境影响都很大,所以这条路走不下去了,没有多少空间了,要找新的路。现在大家都看明白了,就是数字经济,是要从数字内容里面找空间,而不是要靠物理资源的消耗。

这种背景下,它的底层逻辑,要素驱动机理变了。我们看到,农业社会的时候,资源汇聚是靠土地实现的,经验迭代和创新是靠人去解决的。而工业时代规模化发展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资本,来实现大工业生产资源汇聚,通过技术创新和技术快速迭代解决规模化扩散问题。

数字经济时代,整个底层逻辑全变了,资源不是像过去工业时代那样稳定长周期合作,而是快速动态的聚合。过去工业时代追求的是稳定生产组织,来解决规模化问题。现在追求的是快速动态变化、不确定性响应能力,所以用资本去汇聚资源根本来不及,现在大家都看到一种方向就是数据。只有把数据新要素挖出来,带动全要素提升,才能更好解决供给侧能力问题,才能更好实现全员劳动力、生产力不高的问题。

在这种大形势背景下,现在的使命为什么就定位在聚焦高质量发展上呢?从原来从需求侧管理,转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原来粗放式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我个人理解,核心就是来源于两个大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是因为新一代信息技术引发产业经济社会的大革命,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自然就在这种背景下顺势而为了。核心就是抓住这场大变革,实现换道超车。物质经济那条路已经被堵死了,数字经济率先探出来,来实现新的发展。同时数字经济是应对不确定性的。这种以需求为牵引的经济,也能很好解决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问题。所以正是因为数字经济的多样性和个性化,我们才能看到现在高质量发展核心逻辑里面,战略导向改革都是跟数字经济有关。

所以从总的体系化来看现在产业变革最大变化,过去物质经济是规模化,是以生产为中心的,是一种稳定产业组织逻辑。数字经济是一种拉式的,是以服务为中心的,需求来决定生产的这种组织方式。所以不确定性是他的最基本逻辑,而规模经济,确定性是他最高的原则,数字经济是反过来的,应对不确定性是基本要求,我们只能用数据驱动才能响应,没有其他办法。现在互联网公司有一句话我们一直在学习,先开枪再瞄准,后来跟一些大型企业交流时候他们说这个不太好,叫边开枪边瞄准,但不管怎么瞄准还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先有战略蓝图和架构。有架构随你怎么开枪,快速的迭代,如果架构都没有乱开枪可能打的都是自己人。

为什么中央反复强调提升系统观念,不能简单从局部切入,摸着石头过河?要现有战略蓝图,然后小微创新,快速迭代,不能完全僵化。结构上是清晰的,具体操作是可以迭代的。

数字化转型的四个基本认识

第二个跟大家分享一下数字化转型到底是什么

这种背景下我们理解数字化转型,站在微观角度上看一定是信息技术引发的,一定要带来深层要素驱动模式的变革,数据驱动一定要对业务产生深刻的影响,前期优化,后期变革,一定要能够形成新的能力,开辟新的发展空间、新的价值,构造新的价值体系,找到增量发展的新模式,新路径,这才是转型。

理解转型有四个方面:

本质内涵,是一场信息技术引发系统性革命;

根本任务,是价值重构,不是业务优化;

核心路径,是能力建设;

驱动要素,是数据。

系统性革命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推动过去以物质经济为代表的规模经济发展范式和逻辑,转向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范围经济发展基本模式。

在这个过程当中就要把数字生产力用起来,构造数字时代新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底层逻辑就是按贡献和价值分配。根本任务是价值重构,转型时代一个企业的价值主张、整个价值创造和获取的基本体系和逻辑没有变,你就谈不上转型,只能说是优化,所以这是一个自成体系逻辑,所有企业都还是要创造价值的。

第三个数字转化核心路径是能力建设,因为过去我们的工业体系它是一种要保护自己投入回报的,所以它是长周期的投入和回报机制,所以一定是一种纵向自我封闭那种发展体系。

底层是资源层,物理资源更要统建共享,物质资源共享一定是一种必然趋势,其他东西未必要共享,资源层集聚度非常高。中间是能力层,把企业Know How变成一种能力化服务。现在大家都讲中台,技术中台、数据中台,还是从技术角度提,这些东西不见得是真正的中台,未来中台可能是能力中台,能力中台是最有价值的。消费领域已经做到了能力中台,像美团,抖音。能力平台集聚度比资源层弱很多,但是集聚度也比较高。上层是业务层,能力赋能业务简单化,千姿百态,老百姓上来之后都能够做业务。

数据是驱动要素,怎么更好地理解数据作为驱动要素的作用,我们大概分了三个层次。

数据是一种信息沟通媒介,能够解决信息不透明,不对称的问题,能够通过数据建立信息网络,提高全社会资源配置效率,这个就是现在消费互联网干的事。数据第二种作用是可以成一个信用媒介,基于区块链等,可以构建一个价值网络,而不是信息网络,价值可以在线直接交换。如果真的做的比较成熟之后,在线信用体系建立起来,我们可以不需要金融支持就能干很多事情,这是很强大的。第三层,数据可以成为创新媒介,未来数据模型可以承载人类一部分不确定知识技能,然后实现自我创新,推动跨界创新,推动网络化创新,大家可以想到那个时候创新变的非常简单。

价值导向,能力主线,数据驱动

最后一个是怎么干,总结了三句核心。

第一个是价值导向,千万不要说技术导向,业务导向了,业务导向很可能会导致你沉浸在过去业务里面出不来。现在要找新空间,很可能在原来基础上深化之后再去创造突破;

第二个是能力主线

第三个是数据驱动

我们大概也梳理一下数字化转型能给企业带来哪些价值,大概分三层。

第一层生产运营优化,提质降本增效。

第二层产品/服务创新,物理产品卖不动了,增量有限,装传感器提供全生命周期服务,原来只卖产品挣一遍钱,现在整个产品使用全生命周期不停挣你的钱,然后再做跨界增值服务。

第三层真正意义上业态转变,出现第二轮曲线,已经脱离原来领域了,才真正是以数字内容服务,数字能力服务为核心。

举三个例子,第一个是生产运营优化,比如“成飞”,当时的数字工厂,生产运营优化。第二个是产品和服务延伸,有一个例子是智能电视,一个是工程机械,都是产品和服务延伸,硬件部分挣的钱很有限了,就延伸服务,跨界服务。第三个是业态转变,举了海尔的例子,通过原来供应链整合能力等等,去孵化很多小微创客,孵化了很多新兴创业团队,形成了发展生态。

那么数字化转型到底要干什么呢?围绕整个价值体系重构逻辑,我们觉得有五个方面工作是相辅相成的。

第一个,推动战略转型,提出新的战略价值主张

第二个,承载这种价值不是马上搞业务变革,而是用什么能力来承载这样价值主张。这个能力体系是价值创造和传递的体系。

第三个,针对每一项能力要形成系统性解决方案,而系统性解决方案是价值技术支持体系。

第四个,还需要有治理体系保障,所以这个是价值组织管理保障体系。

第五个,基于能力赋能业务,价值获取体系创新和转型

这五个方面都很重要。

另外转型也是有阶段性的,从初始级、单元级、流程级,到网络级、生态级,现在国际上把这个分为数据化,数字化,然后到数字化转型,我个人理解数字化转型主要发生在网络级和生态级。现在工业互联网平台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切入点,只有在网络化时代,真正的平台化模式转变才会真正来临。智能化时代就更进一步了,实现生态化发展。基于这些层次变化,我们觉得整个价值模式会发生根本性改变就有可能。

网络级跟生态级的最大区别,网络级追求外部性扩大效应,而生态级讲究的不一定是大,而是自成生态,内部共创,涌现,不断迭代,解决的是创新创造的问题,不是网络规模问题。

实施路径方面,我们提出诊断、贯标、示范、服务、平台、政策六位一体协同推进体系,先解决干什么的问题,然后再有效解决怎么干的问题,用一套理论体系真正培育一批示范企业。

我们会用方法论赋能各方机构,一起来解决整个转型创新创造问题,而不是经验传播。

通过平台化方式把我们的方法论更好地扩散,跟大家一起共同面对在创新过程当中遇到各种难题,最后一起推进策略创新,让整个推进策略更加有解决实际问题的成效,用一套策略把一件应该干的事,最后真正干成功。

谢谢各位。

作者:苏小静  来源:苏信会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